當前位置:首頁
> 新聞資訊 > 行業資訊
視力保護:
砥礪70年 奮進新時代的中國水電
來源:能源研究俱樂部 日期:2019-09-25 字號:[ ]

  1949年新中國成立時,全國的水電裝機和年發電量僅為36萬千瓦和18億千瓦時。然而70年后的今天,我國水電裝機和年發電量已分別超過3.52億千瓦和1.2萬億千瓦時,均占到球總量的四分之一以上。欲了解如此巨大的飛躍是如何實現的,需回顧一下新中國水電發展的歷史。
  砥礪前行新中國水電發展的歷史脈絡
  (一)百廢待興艱難起步
  新中國的水電事業應該說從1948年就開始起步了。東北解放之后我國首先對日偽時期建設的豐滿水電站進行了維修、加固和改擴建工作。豐滿水電的重建不僅為當時的東北發展提供了保障,而且還為新中國培養了一大批水電技術骨干人才。
  新中國成立后,我國水電工作者不僅開展了古田溪、永定河、以禮河等中小型河流的開發規劃,而且還設計建設了獅子灘、黃壇口、上猶江、佛子嶺、響洪甸等一批中小型水電站。這些中小型水電站以工期短、投資少的優勢,滿足了地方發展的需要。
  當時的中國水電和整個國家一樣,不僅家底薄,還面臨國內生產資料奇缺、國際經濟封鎖等重重困難。然而,就是在這樣的條件下,我國的水電工作者還是以自力更生、艱苦奮斗的革命精神,開啟了我國水電的艱難創業歷程,盡管這個過程并非一帆風順。
  新中國的首座大型水電站應該算是黃河上的第一座電站——三門峽水電站。經過反復的探索,我國的水電工作者總結出“蓄清排渾”等一系列適合高泥沙河流開發運行的經驗,為我國水利水電事業的科學發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礎。此后,由我國自行設計、建設的大型電站——新安江水電站取得了巨大的成功。
  新安江水電站是我國自行設計、自制設備、自主建設的第一座大型水電站,也是我國第一座百米高的混凝土重力壩。新安江水電站的建設不僅在各方面都達到了設計目標,而且還結合我國的國情,實現了不少重大技術創新。如寬縫重力壩、壩后式廠房溢流等,這些新技術為我國的水電建設帶來了巨大的經濟和社會效益。
  直到改革開放之前,長江上葛洲壩水電站的建設,標志著我國水利水電工程建設已達到前所未有的新高度。葛洲壩電站不僅是當時我國最大的水電站,而且還是長江干流上的第一座水電站,僅就其工程截流的難度,幾乎就可以說是空前絕后的。該電站270萬千瓦的裝機和140億千瓦時的年發電量,約占當時全國水電總裝機和總發電量的三分之一,為我國華東地區經濟社會發展提供了巨大的動力和保障。
  此外,在我國水電開發起步的上世紀50年代,水電開發建設和管理體制也逐漸發展成熟。全國相繼在北京、東北、西北、西南、華東和中南等多地建成了幾座大型的水電專業設計院,國家在燃料工業部下面還專門成立了水電總局。同一時期,世界各國都在積極開發水電,優先開發利用水電是當時的國際潮流。
  (二)改革開放加速發展
  1。文革結束、撥亂反正(1978~1983年)
  這一階段主要是開展恢復工作。一是水電設計和施工管理恢復為上劃中央管理。各大水電研究院、設計院紛紛恢復重組。與此同時,各水電施工企業開始修復各種管理規章制度,國家開始探索由施工企業對水電項目實施承包。
  2。投資管理體制、機制改革(1984~1993年)
  這十年是水電行業開展大規模實質性體制改革的階段。尤其是我國魯布革水電站引入世界銀行貸款并實施國際招標,直接帶動了我國水電建設市場與國際接軌,以及市場競爭機制的發展。在此基礎之上,從1985年到90年代初,我國大型水電項目先后都實行了市場化改革。改革的方式主要體現在實行項目法人制、招標投標制、合同管理制和項目監理制這“四制”上,其代表性工程是當時被譽為新、老“五朵金花”的十項大水電工程。由于實施了新的管理體制和運行機制,這十大水電項目紛紛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,一改以往水電建設工期、質量、造價難以控制的弊端。因此,我國水電體制改革的經驗不僅在水電領域全面推廣,而且還輻射到全國很多領域。同一時期,國家電力投資體制也經歷了“撥改貸”“集資辦電”等重大改革,水電受益于投資體制的改革,從而得到迅速發展。
  3。改革深化、開建三峽(1994~2003年)
  這一階段既是水電改革的深化期,也是水電建設的調整期。當時水電建設體制改革已經在我國全面鋪開,各地水電建設熱火朝天,利用世界銀行外資的小浪底、二灘等工程都在緊鑼密鼓的建設中。尤其是爭議多年的三峽工程,經由全國人大批準后,也于1994年正式開工。我國三峽工程取得了巨大成就,不僅百萬移民搬遷圓滿順利,而且多數移民都通過三峽工程建設擺脫了貧困。加之那個時期我國國內經濟調控、降速,鋼材、水泥大幅降價,三峽的動態投資也隨之大幅度降低,總投資節約了200多億元人民幣。
  2002年在南非約翰內斯堡召開的世界可持續發展高峰會議上,由發展中國家提議的承認大型水電可再生能源地位的倡議,獲得了到會的192個國家首腦的一致通過。鑒于三峽工程建設在改變世界對大型水電誤解過程中的重要作用,大會還建議聯合國在三峽工程蓄水發電之后,實地召開一次水電與可持續發展的高峰論壇,全面總結水電對全球可持續發展的重要作用。2004年聯合國水電與可持續發展峰會在我國如期召開,會后還發表了呼吁水電開發的《北京宣言》。從此,國際社會才糾正了對大型水電的誤解和偏見。
  (三)登上巔峰引領世界(2004年至今)
  2003年,三峽工程首臺機組并網發電。至此我國不僅刷新了水電站裝機容量的世界紀錄,而且也標志著我國水電建設水平走到了世界最前列。到2004年,隨著公伯峽水電站的投產,我國水電總裝機突破1億千瓦,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。這幾乎是歷史的必然。因為我國水能資源極為豐富,從我國改革開放加速水電開發建設時起,我國水電就已經開始了向世界水電制高點的攀登。
  例如,上世紀末,隨著科技的進步國際壩工界先后出現了面板堆石壩、碾壓混凝土壩等新型的筑壩技術。盡管這些技術發明在國外,但是由于我國在建水電工程項目眾多,因此新壩型的大量實踐幾乎都在中國完成。隨后不久,各種新、老壩型的世界紀錄都是由我國創造的。
  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水電站是我國2003年建成投產的三峽水電站;最高的碾壓混凝土壩(216米)是我國2007年投產的龍灘水電站;最高的混凝土面板堆石壩(233米)是我國2008年投產的水布埡水電站;最高的雙曲拱壩(305米)是我國2013年建成投產的錦屏一級水電站。目前我國正在建設的雙江口水電站的堆石壩,高度將達到312米,建成后將成為全世界第一高壩,刷新所有世界紀錄。建設這些世界之最的水電站大壩,需要一系列尖端的工程技術支撐,如高壩工程技術、高邊坡穩定技術、地下工程施工技術、長隧洞施工技術、泄洪消能技術,以及高壩抗震技術等。可以說,在所有這些工程技術方面,我國都已經走在了世界前列。在水電機組制造方面,目前,不僅世界上單機70萬千瓦的水輪發電機組絕大部分都安裝在中國,而且單機達到80萬千瓦和100萬千瓦的水輪發電機也只有中國才有。
  在技術絕對領先的基礎上,近年來我國水電企業還積極響應國家的倡導,把“走出去”深度融合到“一帶一路”之中,積極促進國際合作,努力實現政策溝通、設施聯通、貿易暢通、資金融通、民心相通,打造國際合作新平臺,增添共同發展新動力。經過多年的海外經營和發展,我國企業已經成功占領了水電項目國際工程承包、國際投資和國際貿易三大業務制高點,具備了先進的水電開發和運營管理能力,金融服務及資本運作能力以及包括設計、施工、重大裝備制造在內的完整產業鏈整合能力。與100多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水電開發多形式的合作關系,承接了60多個國家的電力和河流規劃,業務覆蓋全球140多個國家,擁有海外權益裝機超過1000萬千瓦,在建項目合同總額1500多億美元,國際項目簽約額名列我國“走出去”的行業前茅,累計帶動數萬億美元國產裝備和材料出口。
  總之,今天的中國水電已經是當之無愧的世界第一。無論從規模、效益,還是從規劃、設計、施工建設、裝備制造上看,都已經是絕對的世界領先水平。



打印】 【糾錯】 【關閉

   
以钱生钱的平台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